首頁 > 醫藥市場 > 市場動態

恒瑞醫藥一年學術推廣費近75億花哪兒了?

2020-05-13 14:38 點擊:

2019年,恒瑞醫藥(600276.SH)花掉了85億的銷售費用,是A股所有醫藥制劑類上市公司在銷售上最闊氣的A股上市公司。恒瑞醫藥在銷售上的投入,甚至接近銷售額十多倍于公司的萬科。

整個A股市場,醫藥行業的銷售費用率(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之比),為所有行業最高,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在“兩票制”改革指揮棒下,銷售費用無法通過流通環節轉嫁,全部體現在醫藥類上市公司的財務報表上。恒瑞醫藥去年36%的銷售收入,被用在銷售費用上。

近日 ,浙江麗水一名醫院麻醉科主任雷李培的刑事判決書,再次將電影《我不是藥神》中,關于治病救人還是治病賺錢的討論放在了公眾視野下。而第一財經記者查詢中國裁決文書網,恒瑞醫藥卷入的醫生腐敗案,遠不止這一件。

伴隨著各路券商研報的反復追捧,恒瑞醫藥在銷售上一路高歌猛進。將14000余名員工放在銷售崗位上,2019年全年近75億元銷售費用花在了“學術推廣”上,錢和人的重心,都壓在了銷售上,為恒瑞醫藥創造了一個銷售“奇跡”——銷售收入由74億,翻升至233億,近5年復合增長率超過25%,這一增長速度,是醫藥龍頭股華東醫藥(000963.SH)的兩倍。

與此同時,恒瑞醫藥股價從十幾塊錢,飆漲至近百元(復權價)。即使是從2018年開始的醫藥股估值下行,恒瑞醫藥也幾乎沒有像樣的調整,是A股這些年來當之無愧的“白馬股”。

恒瑞醫藥的銷售奇跡是如何煉成的?85億銷售費用又花向了哪里?近75億元學術推廣費用,需要開多少次學術會議才能用掉?在A股市場“嗑藥喝酒”的成長股邏輯背后,又有多少隱痛?

行賄醫生屢抓現形

在南方某省人民醫院,一名腫瘤科主任向一名癌癥晚期患者家屬介紹免疫療法PD-1診療方案。“一個療程持續三周,一個療程的費用,如果用恒瑞的,藥費開支約12000元;如果用其他國產品牌,最低的5800元。恒瑞的有贈藥,比如用三療程贈一療程,其他國產的沒有;進口的藥要比恒瑞的更貴。”

因為臨床實驗數量不如進口藥,國產PD-1價格一般要較進口藥低不少。但上述患者家屬了解的情況是,同樣為國產藥的恒瑞醫藥PD-1,要比國產其他品牌高出一倍以上。

業內人士稱,羊毛出在羊身上,恒瑞醫藥的高毛利,需要超高的銷售費用來“支撐”。這些高額的銷售費用,背后是醫藥產業鏈所面臨的法律和道德風險,尤其是處方醫生這一重要角色。

4月下旬,浙江麗水醫生雷李培受賄罪刑事判決書在網上公布。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紀檢監察網仍然保留了這份來源為“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刑事判決書全文。

判決書記載,麗水市中心醫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2016年至2019年間,合計收受回扣和好處費370余萬元。多家醫藥公司涉案。雷李培被判有期徒刑7年。

其中,恒瑞醫藥旗下全資銷售公司——江蘇新晨醫藥有限公司(下稱:江蘇新晨)在2017年至2019年,支付給雷李培的包括23萬余元藥品回扣和40萬元好處費。

記者通過中國裁決文書網查詢結果不完全統計,發現涉醫受賄案的刑事判決書中,以恒瑞醫藥及旗下兩家銷售公司江蘇新晨和江蘇科信醫藥銷售有限公司(下稱:江蘇科信),三家公司為行賄主體的案件就超過五起。

2014年南昌新建區人民醫院西藥房負責人吳利華,收受恒瑞醫藥代表陳某7.3萬元調換藥品價差款及好處費等,2018年一審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4年。

2015年至2018年,鹽城大豐人民醫院藥劑科主任姜雪秋,7次收受江蘇科信賄款2.8萬元等,2018年一審被判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

2013年至2016年河南省人民醫院藥學部副主任秦玉花,收受恒瑞醫藥鄭州第三辦事處主任趙某6萬元,收受江蘇科信鄭州第三辦事處主任韓某3萬元等,2018年一審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

2010年至2018年間,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育英兒童醫院、第二臨床醫學院院長連慶泉,先后10次收受江蘇新晨區域經理孫某所送人民幣43萬元、加油卡(價值人民幣2萬元)、金條一根(價值人民幣1.4583萬元)、2000美元及虎頭金飾品一個。加上其他醫藥公司的受賄金額,2020年1月,連慶泉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

還有的涉及單位犯罪。2012年至2013年武漢市中心麻醉科,收受江蘇新晨和另一家商貿公司回扣款36萬元。

從以上判決可以看出,2018年以來,醫藥界反腐力度明顯加大,行業嚴打“帶金銷售”之風。業內人士甚至認為,藥品價格什么時候回歸理性,醫藥上市公司則什么時候才能回歸估值理性。

銷售團隊14686人,費用稱冠

2019年報,恒瑞醫藥銷售費用高達85億,營業收入為233億,銷售費用與收入的比值達36%。即使與因疫苗事故被強制退市的長生生物(原代碼002608.SZ)相比,恒瑞醫藥也是不遑多讓。長生生物當年銷售毛利率91.59%,銷售費用率37.5%。

在申萬化學制劑行業分類的77家上市公司中,恒瑞醫藥36%的銷售費用率,不算最高,也不算最低,排名第38位,算是中庸。排在恒瑞醫院前后的,分別是京新藥業和貝達藥業。

但在營業收入規模上,恒瑞醫藥遠遠超過京新藥業和貝達藥業。2019年,恒瑞醫藥實現營業收入233億元,在申萬化學制劑行業分類的77家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二,僅次于實現354億銷售收入的華東醫藥。恒瑞醫藥的銷售毛利率達到87.49%,在77家公司中,排名第六。

銷售規模巨大,銷售費用率又不低,基數和比例兩相作用下,使得恒瑞醫藥成為A股化學制藥類公司為營銷最舍得花錢的公司。2019年,恒瑞醫藥85億元銷售費用,在77家同行業公司中排名第一,比排名第二的科倫藥業(002422.SZ),高出20億。

即使在所有A股中,85億銷售費用,也是排名靠前的。根據Wind資訊統計的數據,A股3800余家上市公司,恒瑞醫藥2019年85億元銷售費用,排名第17位。即便體量大如萬科,2019年全年銷售費用也不過90億元。而萬科去年全年的營業收入高達3679億元,近十五倍于恒瑞。

從銷售人員配備上來看,恒瑞醫藥在銷售環節火力全開。2019年年報顯示,公司年末銷售人員總數為14686名,而排名第二的華東醫藥,銷售人員只有6060名。恒瑞醫藥在銷售人力資源上的配套,是華東醫藥的兩倍有余。

這14868名銷售人員,占到恒瑞醫藥全部員工數的60%,而華東醫藥銷售人員占比為50%。

從價值邏輯上來看,平均每名銷售人員創造的銷售額越高,表明這家公司的產品越有競爭優勢,比如格力電器(000651.SZ)和春蘭股份(600854.SH),前者銷售人員全部員工的比值只有3%;而后者達到17%。前者人均銷售人員創造的營業額是7000萬元;后者則只有550萬元。同樣主業是生產空調,格力電器與春蘭股份估值和股價走勢云泥兩判。

不過,恒瑞醫藥與華東醫藥的情形則調了個個兒,2019年,恒瑞醫藥銷售人員人均創造的營業額是158萬元,華東醫藥則是人均近600萬元,但華東醫藥的股價表現卻遠不如恒瑞醫藥。

近75億,要開多少場學術會?

銷售費用明細中,恒瑞醫藥去年全年學術推廣、創新藥專業化平臺建設等市場費用的開支達到近75億元,差旅費達到9億元。

學術推廣和創新藥專業化平臺建設的費用放在一起核算,讓外界云山霧罩,到底75億中,有多少是學術推廣費,有多少是創新藥專業化平臺建設費?市場專業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稱,這就像獐子島的“消耗性生物資產”,從來不公布自己有多少扇貝,有多少海參存貨一樣,總是“打統賬”。也如康美藥業,從來沒有公布過自己的存貨中,有多少是中藥材,多少中藥飲片,也是“打統賬”。

“在重要報表科目上總是打統賬,含糊其辭,云山霧罩,對于這樣核算的報表要格外小心”,一位財務專業人士對記者表示。

第一財經記者從某醫藥類雜志主編那里了解到,所謂“創新藥專業化平臺建設”,是指目前國家正在促進的新藥創新平臺,進入平臺的企業,有一系列和資金支持。“這部分費用不會太高,75億元中,大頭應該是學術推廣費用。”

而所謂的學術推廣費用,多指藥企為醫界組織的“學術推廣會議”花費。而A股醫藥類上市公司,學術推廣費用花銷巨大的公司并非恒瑞醫藥一家,學術營銷也是各大藥企普遍在“董事會分析討論”環節中強調的營銷重頭戲。

但為什么叫“學術推廣費”,而不叫“學術推廣會務費”,其中大有講究。

盡管一年花去近75億的學術推廣費用,但在恒瑞醫藥的官網上,關于學術推廣的內容為空白。

75億什么概念?相當于貴州茅臺和海螺水泥2019年的銷售費用之和。要開多少場學術會議才能花掉?

從特寶生物(688278.SH)的招股說明書來看,特寶生物2019年上半年學術推廣會議費達到1.3億元,2019年上半年共有會議1432場。平均一場會議花費10萬元不到。其中,大型會議(大型會議指參會人員超過100名)79場,大型會議花銷4356.85萬元。平均每場大型會議花銷在55萬元左右。

按特寶生物的平均學術會議花銷數據推算,假設恒瑞醫藥75億元這一項支出均為學術推廣會務費,則2019年,一般性的學術會議,恒瑞醫藥一共需要開75000場;即便恒瑞醫藥開的全是大型會議,按特寶生物披露每場大型會議平均花銷55萬元計算,也達到13636場,即平均每天37場大型會議。

在A股中,醫藥類公司學術推廣會議的頻次,一個賽一個地高。恒康醫療(002219.SZ),2019年共計開展約1300場各類專業的學術活動;特寶生物,半年開了1400余場學術推廣會議;東陽光(600673.SH)2019年共舉辦學術推廣會議4700余場,花費學術推廣費13.56億元,為此還遭到交易所問詢。

一家公司一年動輒召開幾千次,甚至上萬次的學術會議,全國有上百家醫藥公司,還有數不清的醫療器械公司以及與醫療相關的其他供應商,如果都以這個頻次來開“學術推廣會議”,即便企業通過“人海戰術”能周轉得開,但醫生顧得過來嗎?

而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一名三甲醫院資深造影劑醫生聽到記者提供的數據后表示,醫藥公司實現年均上萬次,甚至數萬次學術推廣會議“不是夢”。

“首先,醫生本身有再教育的需要,行業監管規定,醫生每年要完成20分的學分。這些醫藥企業組織的學術會議,正好迎合醫生的’再教育’需要。這些會議,平均花到每個醫生頭上大概是2000、3000塊錢。所以一場會議下來,20萬花費完全是可能的。”

至于每天幾十場會議,這位醫生透露,這實現起來并不難。“全國有300多個地級市,假設這家藥企每個地級市他們都進去了,每家醫院每個相關科室每周都需要開一至兩個會議,這些極小型的內部會議,也都是讓藥企承包了的。如果一個地級市他們打入三家醫院,一家醫院每周開兩次會議,那么一年一來,一家藥企數萬次的‘學術推廣會議’也開好了。”

對這名醫生的說法,公開資料也有佐證,特寶生物的招股說明書中,對學術推廣會議費有較為明確的說明:指公司在全國各地召開學術研討會、醫院科室推廣會等發生并支付給相應服務提供者的費用。“醫院科室推廣會可能占了會議數量的大頭,”上述醫生向記者透露。

不過,對會議頻次的分析并不能減少人們對藥企學術推廣費用高企的疑慮。上述雷李培、連慶泉們的受賄案,顯然并非個案。而上述行賄款在財務報表中去了哪里?這還需要所涉企業及有關方面進行更細致的披露。

2020年一季度,恒瑞醫藥仍然花費了19.27億元的銷售費用,同比增長了約8%。從2019年財務數據對比看,該公司學術推廣費和差旅費兩項支出占銷售費用98%以上。因季報中恒瑞醫藥并未列明學術推廣費和差旅費的具體金額,目前外界并不能判斷今年1-3月公司學術推廣費用和差旅費這兩項支出的同比增減情況。而如果疫情背景下,恒瑞醫藥今年一季度這兩項費用不減反增,則需要公司作出合理解釋。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Chinamsr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Chinamsr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11选5是什么样子的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 江苏11选5任三公式 股票指数型基金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江西快3开奖结果全部 河南快3走势图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快三结果走势图 江西时时彩五星遗漏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428分有多少人